汤姆叔叔视频
APP即时掌握第一手 免费成人影片
欢迎观临汤姆叔叔!最新域名:https://app.tom269.com
登录 |  注册
***
  • 个人钱包
  • 今日签到
  • VIP投稿
  • 我要赚钱
  • 登出
帮助中心
返回顶部
汤姆叔叔视频
APP即时掌握第一手 免费成人影片
https://加载中...
×
×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情色小说 > 都市激情 > 爱骚才会爽不停
爱骚才会爽不停
时间:2021-02-17 20:23:16

我是一个女生,对一些性的幻想都偷偷的藏在心里,我已经不是处女了,其实我的性爱经验还蛮多的,而且也蛮享受性爱的过程。对于口交或是肛交我都觉得很舒服,有时候在网路上看到一些女孩抱怨肛交或吞精,我都会觉得很奇怪,这么舒服的事情,她们怎么不会享受呢?至于我的性幻想┅┅当然是比这些更千奇百怪罗!今天我租了几本黄色小说。
看完以后,不知觉中我的小裤裤已经湿淋淋了,只好赶紧进入浴室洗澡。
我一边泡热水澡,脑海里还萦绕着刚刚那些兽交的情节,手也不知不觉中轻揉着小穴,脸红心跳的不敢叫出声音,一直到妹妹来敲浴室的门,才惊觉我已经泡在浴缸中一个钟头了。
洗完了热水澡后,全身热烘烘、软绵绵的,可是心中的那股淫欲还是挥之不去。我走到客厅,看到小黑正躺在沙发上对着我摇尾巴;小黑是我家养的拉布拉多犬,2岁多了,我们都让它在家中自由走动,他有时会溜到我房间睡,但是大部份时间它比较喜欢睡在客厅的沙发上。
我若无其事的坐到小黑身边,轻摸它的头,小黑吐着湿漉漉的舌头一直向我撒娇,我假装看着电视,其实早已经春心荡漾了呢!
终于家人都去睡了,我有一点犹豫,但是欲望还是战胜了理智,我轻拍着小黑的头,带它进入我的房间,小黑好像有点疑惑的样子,站在床前轻摇着尾巴。
我蹲到小黑的身边,用手轻轻拍打小黑的阳具,好奇怪的东西,整支毛茸茸的,不像文章中提到的样子啊?小黑好像不习惯我的动作,一直闪避,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怎么作才好。
正在迟疑还要不要继续下去,小黑这时好像要爬到我床上的样子,将双脚直立在床沿,变成站立的姿势,我眼睛一直盯着它耸立的阳具,还是忍不住继续手的动作┅┅终于小黑开始有反应了,从毛茸茸的顶端凸出了一小段红红的东西,我改用替男友打手枪的动作轻轻套弄小黑的阳具,很奇怪的,它那根东西越变越长,也越来越硬,比男人的东西还要更硬,而靠近睾丸的地方有一团圆圆硬硬的骨头也一直膨胀变大。我忍不住了,想要将那根东西含入口中,我这时候好像一只发情的母狗,满脑子只有性欲,小穴不断流出淫水,渴望有一支硬硬的东西充满我的小骚穴里。
我将身上的衣物全部脱光,俯趴在地上,好像一只小母狗的样子,我觉得好猥亵又好兴奋,我把它的阳具拿近鼻子闻一闻,没什么怪味道,只是一直流出透明的液体,我轻轻的用舌头舔弄它的龟头,小黑突然拱着腰作出抽送的动作,我也顺势将它的东西整支含入口中。好硬啊!将它插入小穴不知会是什么滋味?
小黑越来越兴奋,一直想搂住我的腰,「嘻嘻┅┅坏小黑,想要玩弄女主人呀?」我不敢让小黑从背后进入,怕它的爪子会抓伤我,而且其实我也有一点害怕,因为它的那根东西真的好硬,而且颜色越来越深,已经变成紫色了,那个样子看起来好恐怖呦!可是坏小黑才不放我甘休,一直抓着我做出抽送的动作,好吧!小母狗今天就来服侍一下狗老公了。
我坐在床沿,将双脚张开,把小黑的前腿拉到床上置于我的腰间,刚好它那根东西正耸立在我的小穴前,坏小黑很不听话,乱顶乱顶的把人家顶的好痛。
我一手支撑身体,一手扶住小黑的阳具,小黑的那根东西已经完全凸出了,连球状物也跑了出来,我将小黑的龟头带到我小穴口,小黑拼命的往小穴顶。
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坏小黑插进去了┅┅」太大,又太硬了,死小黑一点也不知怜香惜玉,只是拼命地抽送。好烫┅┅狗狗的东西好烫┅┅我只能躺在床沿,全身无力地任由狗老公在我身上发泄,可是好舒服呀,我不禁抬高屁股迎合小黑的动作,嘴里一直叫着∶「狗老公┅┅狗老公┅┅爽死小母狗了┅┅」不知道被小黑弄了多久,我开始感觉到小黑越插越深,龟头不断触弄到我的子宫颈,它好像开始在射精了,我可以感觉到热热的东西冲激我的子宫。随着小黑的抽送,小穴溢出了许多淫水跟精液,床早就湿了整片。
突然,我感觉到小黑拼命地想把一团粗大的东西挤入我的阴道,我勉强抬头看看下体∶「不要┅┅不要┅┅」死小黑想把球状物塞入我的身体,太大,太粗了,我的小穴已经被撑得变形,快要进去了┅┅快进去了┅┅「狗老公┅┅你饶了小母狗┅┅会被你插死┅┅会坏掉┅┅求求你┅┅」我无意识地呻吟着。
第3次的高潮狠狠地侵袭我的整个身体,我用手抓住小黑的阳具,aa阻止它更深入,急忙抽出它的阳具,我才不想和小黑连在一起哩!
我的小穴被小黑玩弄得整个充血,有点红肿,还不断流出小黑的精液。
说真的┅┅狗狗的东西真的很硬,摸起来像一根发热的骨头,我刚刚还真的以为会被它插死,可是┅┅真的好爽!我回头看看我的狗老公,它好像还没满足,红通通的狗阳具还悬在那儿。
小母狗真的不行了┅┅再玩下去小母狗会被你玩坏啦!不得已,只好用嘴再让我的狗老公发泄一下,吓死人了,狗老公还在我嘴里射了好多┅┅「小母狗都帮你吞进去了。」这是我昨晚的经验,现在想起来觉得好丢脸喔,可是,我不知道下一次狗老公来找我的话┅┅我会不会拒绝?如果大家想知道更多的话,告诉我,我会把更多的经验告诉大家。
自从上一次和我家的狗狗爱爱之后,一直想要再尝试那种刺激的滋味,但是却苦无机会,因为家中常常有人在,实在找不出时间可以和我的狗老公再云雨一番,害得人家只好半夜偷偷躲在棉被里一边幻想、一边自慰,不知道狗老公会不会想念我的小穴?
也许,会有人以为我是一个淫荡的女妖怪,其实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子,就读于台北某一间大专夜间部,在家人与同学的眼中,我是一个乖乖牌的女生,唯一我与别人不同的是∶在我内心深处,有一股熊熊的欲火燃烧我的身体!
大家可以把我的文章当成是我的经历,或是我的性幻想,反正真真假假、虚虚实实,毕竟这里是情色文学区呀!可是我可以偷偷告诉大家∶绝大部份都是我的亲身经验,信不信那就看您的判断了!
在我们学校里,常常会有流浪狗在校园游荡,其中有一只大家都叫它阿雄,因为它长得很雄壮,是狗群里面的老大。它带有狼犬跟土狗的混血,后来因为校工很喜欢它,就由校工负责照顾它,从此以后,它就名正言顺的随着我们出入校园,严然成为我们学校的校犬。
每天我走进校门的时候,就可以看到它站在校门对着我摇尾巴,我常常会把零食分一半给大雄,从此以后它都会陪着我上下课,甚至我到福利社或是到处乱逛的时候,它都会陪在我身边,就好像是我的保镳一样。自从我跟狗老公爱爱之后,我对大雄也开始有一点异样的性幻想,天啊!我已经快变成人尽可夫了。
这一天,教授请假没来上课,原本的四堂课变成自习,有的同学们早已翘课出去玩了,我坐在课堂上胡思乱想,想着想着┅┅突然觉得欲望又开始侵蚀我的身体,不知不觉中,小穴又开始骚痒起来。
心中突发奇想,匆匆忙忙收拾书包,走出教室,在操场上看到大雄懒洋洋的睡在地上,它抬头看到我,兴冲冲的跑到我的身边。我心中打不定主意,漫无目的地四处乱逛,大雄也陪在我身边,好像很奇怪∶不知道我要干什么?
走着走着,来到了校园的一角,刚好是学校改建的工地,我看看四下无人,下定决心,走进工地隐密的角落,正好有一处堆放建材的空屋。我坐在地上,将裙子拉高至腰部,然后用零食上的奶油涂在我的小裤裤上,大雄闻到了奶油的味道,急忙将它湿热的舌头舔在我的私处,「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」小穴的淫水和大雄的口水濡湿了我的小裤裤,不管了,我迫不及待地脱下内裤,抱着大雄的头让它继续舔弄我的小穴。
「啊┅┅好舒服┅┅乖大雄,你的舌头┅┅啊┅┅」不知道是因为奶油的味道,还是小穴有狗老公的馀味,大雄越舔越深,几乎将舌尖都舔入我的阴道里,太刺激啦!此时我已忘记我身在何处,只知道下体一阵阵温热的趐麻┅┅欲望早已冲昏了我的理智,干脆将裙子也脱掉,露出我白嫩的屁股,光着下身,换我来替狗哥哥服务了。我用小手轻轻抚摸大雄的肉棍,由于已经有了上次的经验,这次很容易的就把狗哥哥的肉棒弄得坚硬无比,嘻嘻┅┅狗哥哥的东西不输我家的狗老公喔!
我轻轻地将肉棒送入口中,臭大雄┅┅竟然立即在我口中抽送起来。我蹲在地上,闭上双眼,仔细品尝狗哥哥的肉棒,狗哥哥的肉棒流出好多透明的液体,我贪婪的吞下。好硬啊!渐渐的┅┅肉棒越来越雄伟,我的小嘴含不住啦,已经进入喉咙了┅┅我舍不得地吐出了肉棒┅┅可是大雄不放我罢休,两只前脚拼命地勾住我的腰,「死大雄,看样子你一定干过不少的母狗。」我俯趴在地上,翘高屁股,让大雄从后面进入。
「唉呦┅┅不是那里┅┅不是┅┅那是人家的小屁眼啦┅┅死狗哥哥┅┅还拼命顶┅┅不行啦┅┅不行┅┅不┅┅行啦┅┅「我伸手引领着肉棒进入小穴,啊┅┅好涨┅┅好舒服啊!狗哥哥死命的抽送着,龟头不断抵住小穴的花心┅┅「狗哥哥┅┅好爽┅┅好爽┅┅」坚硬的肉棒、湿热的小穴,在无人的空屋里,不断传出「啪啪」抽送的撞击声,还有我的淫声浪语∶「狗哥哥┅┅狗哥哥┅┅小母狗被你玩死啦┅┅小┅┅穴┅┅夹得好不好?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爽死我了┅┅「我可以感觉到狗哥哥在我脖子上不停地哈出热气,它的口水沿着我的脸颊滴到我的嘴角,我兴奋地摇晃屁股迎合它的抽送,高潮一阵一阵的从小穴趐麻到我的全身┅┅整个人忘形地享受着兽交的快感。
等到发觉时已经来不及了,死狗哥哥竟然将肉棒整支塞入我的小穴,球状物完全挤入了骚穴里∶「啊┅┅啊┅┅不行┅┅不行┅┅会被干破┅┅好痛┅┅好痛┅┅「狗哥哥用力地顶前,也不管我的抗议,整个球状物将小穴塞得满满的┅┅还好,渐渐不痛了,取而代之的是麻麻、涨涨、热热的感觉。狗大哥突然换了个姿势,我冷不防备的剧痛了起来,小穴差点撕裂。现在我跟狗大哥成了屁股对屁股的姿势,它的肉棒还紧紧塞在我的小穴中┅┅「呜┅┅呜┅┅不要啦┅┅」怎麽办?我们好像两只交尾的狗,粘在一起,无法动弹。
突然我觉得小腹有阵阵的热流,狗哥哥的肉棒好像抽一样,球状物卡在阴道口一跳一跳的┅┅好奇怪的感觉,可是好舒服。狗哥哥在我身体里射精了,好多、好烫┅┅我忘记了刚才的疼痛,将屁股高高抬起,让精液完全流入子宫。
好奇妙,狗哥哥一直射精┅┅好像射不完∶「啊┅┅啊┅┅我又要到了┅┅好多┅┅我的小穴好烫┅┅」就在整个人恍惚的时候┅┅「小妹妹,你在干什么呀?」完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男人悄悄地进入空屋,我的丑态全被看光了,尤其是跟狗狗┅┅我拼命想要跟大雄脱离,可是狗茎卡在阴道里,稍一用力,就痛得直冒冷汗,我惊慌失措地不知如何是好。
男人走近我,我不敢抬头看,男人蹲到我身边∶「小妹妹,你表演得好精采呀!」一边说着,一边将手伸入我的上衣抚摸我的乳房,我听出声音,原来是校工老王。
老王是退伍老兵,50多岁了,因为大雄的关系,我们聊过几次,想不到今天居然被他看到这羞死人的一幕┅┅他粗糙的手不停地揉弄我的乳房,我终于知道他要什么了。
这时候,大雄终于离开了我的身体,老王一手抚摸我的胸部,一手伸到我的下体,用手指插入我的小穴∶「好可惜,这么美的地方竟然让公狗玩成这样。」老王双手不老实的游走遍我全身。
我抬起头看到老王裤裆已经隆起,为了封他的口,牙齿一咬,顾不得沿着大腿流下的狗精,柔顺的跪在老王胯下,伸手替老王解开裤拉炼,老王也老实不客气的脱掉我的上衣跟胸罩,这时我全身精光的坦露在老王的面前┅┅老王将他的裤子褪到脚下,在我面前耸立着一支黝黑的阳具,我乖巧的用嘴轻轻含住老王的龟头,一股汗酸和骚味充满我的口腔。我不敢抗议,用舌尖舔弄着他敏感的地方,老王很满意地抓住我的头发,开始在我口中抽送┅┅我紧闭双眼,尽量配合他的动作,希望他能快点射精,早点结束这晃如恶梦的一晚。可是老王好像没有轻易结束的想法,突然他将阳具抽出我的嘴巴,我惊愕地看着他,老王对着我咪咪的笑,将我扶到一旁的建材堆上,示意我坐在他的大腿,我有点害怕,还是依照他的意思,乖乖坐进他怀里。
「小妹妹,不用怕,今天的事,就当成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,好不好?」我死命的点头,事到如今,只能任人宰割了。
他要我背对他坐着,双手从身后伸到我的胸部,把玩我的乳房,老王的手很粗糙,弄得我很痛,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会冷,我的双腿有一点颤抖。老王用手分开我的双腿∶「小妹妹,你看看你自己的下面,湿答答的流出好多东西。」我全身精光只穿了一双球鞋,双腿被撑开成大字形,在他的催促之下,低头看了一眼,小穴白糊糊的一片,阴毛湿淋淋的,充血胀红的阴唇和小阴蒂正被老王玩弄着┅┅羞死人了!我羞愧得紧闭双眼,不敢再看。
也许是娇羞的模样刺激了老王的欲望,他突然站起身来,叫我跪趴在地上,我闭着眼睛,摆好姿势,发现老王正用他的手指轻轻的插入我的屁眼,虽然我蛮喜欢肛交,但是在这种时候,那有可能会产生快感,幸好老王的动作很温柔,还不致引起我的反感。这时,老王握住他的阳具,将龟头抵住屁眼,缓缓的进入我的身体┅┅「老王┅┅轻轻的┅┅不要┅┅不要太用力哦┅┅」我无意识地呻吟着。
终于,整支阳具都进入了直肠;说真的,不会痛,但是在这种场合,我根本感觉不到舒服,只能随着老王抽送的动作而喘息。
「嗯┅┅嗯┅┅啊┅┅啊┅┅」老王用力的抓着我的屁股,问我∶「你怎么不叫床啊?刚刚还会叫哥哥,怎么现在像哑巴一样?」说完还狠狠的打了我的屁股一下。
「好痛喔!啊┅┅啊┅┅哥哥┅┅哥哥┅┅你弄得好用力┅┅」听到我的淫叫,老王抽插得更用力了,我抬高屁股,迎合着他的动作∶「哥哥┅┅用力┅┅用力┅┅」终于,一股热精发泄在我屁眼里;听到老王厚重的喘息声,我知道今天晚上可以结束了。
我赶紧将衣服穿回身上,看了老王一眼,他没有说什么,我低着头快步的走出空屋,心里头想∶『以后再也不敢了!』坐车回家的时候,我可以感觉到老王跟大雄留在我身体里的东西正缓缓流出,弄湿了我整件内裤,拖着疲惫的身躯,只希望能够快点回家,把这场噩梦忘掉!
虽然我很喜欢爱爱,但是我不想在被强迫的情况之下发生关系,我想任何女孩子都是如此,今天遭遇到这种事情,只能怪自己太不小心,不知道以后老王会不会用这个把柄来威胁我?就这样胡思乱想,慢慢的进入了睡梦中┅┅第二天,我怀着七上八下的心情到学校,幸好老王好像有遵守他的诺言,学校跟同学都没什么异状,我稍微安心了一点,现在就剩下老王那一关了,不知道他还会有什么要求?
果然,在第2节下课的时候,我在福利社遇见了老王,他若无其事的走近我身后,轻拍了我屁股一下,在我耳边说∶「放学后,来宿舍找我好不好?」我能拒绝吗?我没有回答他,轻轻的低下了头,走回教室。
放学铃声响了,我慢慢的等同学都走得差不多,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,走向位于学校后面老王的宿舍。说是宿舍,其实是一间由仓库改建的小平房,我敲敲门,老王早已经在里面等我了,为了怕别人看见,我赶快进去屋里,随手把门掩上,两只手早已紧张地微微发抖。
老王揽着我的肩,让我坐在沙发上,笑笑的跟我说∶「不用害羞,王伯伯不是坏人。」我不理他,只是头低低的坐着的,等待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┅┅老王挨着我的身边坐下∶「你放心,我没有把昨天的事情讲出去,我老王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。」我抬起头看着他,心里面想∶『既来之,则安之吧。反正还不是要干那种事?』我自动地将衣服脱光,老王看着我赤裸的身体,色迷迷地牵着我走进卧室。
我吓了一跳,老王好像早有准备,他的卧室坪数不大,床前摆着一个大落地镜,他牵我到落地镜前,仔细的欣赏我的肉体,双手不停游走我遍身,好像在把玩一个好玩的玩具。我看着镜中的反影,心中有点迷惘。
老王让我坐在床上,他自己也把衣服脱掉,站立在我的面前,这时我才注意到,以一个将近60岁的老人,能有这样硬挺的阳具,也算是不简单了。我开始对他口交,还好,今天没有什么怪味道,我将他的肉棒含的很深,几乎快要进入我的喉咙,老王好像很享受,不停发出浓浓的喘息声。
虽然是半被迫的关系,但是我也开始有了反应,看到镜子中的我,用一种猥亵的姿势替一位老人口交,慢慢的,小穴流出了淫水,整个人好像又要发浪了!
我吐出肉棒,用舌尖轻舔老王的睾丸,右手慢慢套弄他的阳具,好硬喔!老王好像快要受不了了。
老王把我按倒在床上,吸吮我的乳头,「嗯┅┅嗯┅┅」不知觉中我竟然发出了叫声。老王慢慢的往下舔,我的乳头都硬起来了,当他的嘴吻到我下面时,我全身好像飘浮在半空中一样∶「啊┅┅啊┅┅老王┅┅王┅┅伯伯┅┅不可以┅┅啊┅┅「他的舌头往阴道里一直钻,嘴巴紧紧的贴住小穴,aa用力的吸吮,我发现自己主动的抬高屁股,大腿长的开开的,不再像是被强迫,反而像是在享受一样∶」啊┅┅啊┅┅王伯伯┅┅嗯┅┅「可是老王却好像不想进入我的身体,只是不停地用嘴或手玩弄我,我差点要开口哀求他快点插进去。这时老王从枕头下拿出一支奇形怪状的假阳具放到我口中,要我对着假阳具作出口交的动作∶「小妹妹,喜不喜欢棒哥哥?」「呜┅┅呜┅┅」我说不出话,只能从喉咙发出「呜呜」的声音。
老王把我反过身子,将我屁股翘得老高的,『啊┅┅啊┅┅进去了┅┅进去┅┅了┅┅』假阳具钻到我的小穴里,阴道里又是趐麻又是震动,我别过头想将老王的肉棒吃进嘴里,可是老王却站到我身后对着我的屁眼进攻。
「呜┅┅呜┅┅好涨┅┅好┅┅涨┅┅升天了┅┅王┅┅王伯伯┅┅」老王的肉棒死命地向屁眼里面挤,我的下体胀胀热热的,同时两支粗大的东西在我两个洞口进出┅┅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快到┅┅了┅┅啊┅┅快到了┅┅」听到我的淫叫,老王加快抽送的动作,用力揉挤我的奶子∶「小浪,美不美啊?aa要不要亲丈夫狠狠地干你?」「要┅┅要┅┅快点┅┅快点┅┅」「要什么呀?说出来呀!」「要┅┅亲┅┅丈夫┅┅要亲丈夫狠狠的我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好爽啊┅┅好┅┅爽┅┅美死小浪了┅┅「我已经完全崩溃了,整个人恍恍惚惚,飘飘欲仙,口中不停叫着「亲丈夫、好老公」,镜子前的我,一副雪白的肉体,正被一个黝黑发胖的男人玩弄着,两个小洞被塞得满满的┅┅这一次,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。

你还没有登录呢!
是否跳转到登录页面?

取消
确定